轰!

    禁土轰鸣,百帝天牢内的大帝察觉到了叶桐雨所在,似乎欲冲出百帝天牢。

    一道道天道锁链隆隆作响,与那神界大帝的身躯在碰撞。

    叶桐雨当即也不顾心中震骇,惊异,帝元猛然而出,将那先天神钧元莲以及秦轩源种包裹住,向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葬帝陵内的一处山岳之上。

    叶桐雨斩破禁土,落在了此处。

    她散去了大帝之力,凝望着先天神钧元莲上的秦轩源种。

    “秦长青!”叶桐雨望着秦轩,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她眼中有一丝莫名其妙,秦轩身躯都崩灭了,她亲眼所见,这一粒种子又是何物!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四周天地之力向源种汇聚而来,隐隐在勾勒着秦轩一人的轮廓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个过程很缓慢,源种内的秦轩道:“功法神通,我自创的!”

    “自创的功法神通!?”叶桐雨紧皱眉头,她望着秦轩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她感觉到了一抹熟悉。

    天地之力不断汇聚着,在重新凝聚长生界体,十万里天地之力不足,那便百万里,百万里不足,那便千万里。

    整个葬帝陵内,千万里的天地之力都在动,以秦轩为中心,疯狂汇聚。

    有一尊尊神界大帝被惊动,天轮大帝等恐怖存在,也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幸好,葬帝陵浩瀚,千万里对于葬帝陵也谈不上有多广阔,更不曾涉及到葬帝陵内深处的存在。

    七个时辰之后,秦轩的身躯便已经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只不过,徒有其形罢了,长生界体却还是未曾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秦轩盘坐在先天神钧元莲之上,他眼眸紧闭。

    在他打算入百帝天牢内时,便已经有所打算了,以身为盾,将体内五岳帝文,半帝念都收入到源种之中,布下众多禁制,仿佛余波侵损。

    只要他将源种送出,以长生破劫卷而言,身躯崩灭,也谈不上多严重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,先天神钧元莲到手,三十六朵之一落入手中。

    骤然间,秦轩眼眸开阖,身遭,天地之力仍旧如若龙卷,在不断涌入到他身躯内。

    叶桐雨在一旁靠着一块巨石,她斜睥向秦轩,“秦长青,你不应该解释一番么?”

    “功法神通,不是与你说过了么?”秦轩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万古长青诀吧!?虽然据说青帝身可不朽不灭,哪怕是留有一块血肉也可以重生,如你之前动秘法那般!”

    “但这一次,你血肉尽灭,不仅如此,身躯恢复的速度,可不是上一次能比!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,你百余年才出世,但按照如今这种吞天地之力的程度,也就寥寥数月便能恢复到巅峰!”

    她望向秦轩,“最重要的是,这等借天地之力凝聚身躯,与神界大帝的不死不灭太过相似了!”

    秦轩自先天神钧元莲上而起,淡淡道:“我已不修万古长青诀了,青帝传承虽好,但古往今来,无一任青帝可破葬仙劫,成神难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世在入第五帝界后创下了功法,至于这等神异,也算是学以致用吧!”

    秦轩目光悠然,“神界大帝能够驾驭仙界之力凝聚身躯,我仙界生灵为何不能!?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其中的玄妙,不容与外人道罢了!”

    秦轩望向叶桐雨,噙着淡淡的微笑,“我曾平复七大禁地,手中神灵之核曾破百万,更曾于安然度过大劫,探寻到一点所谓‘神’的禁忌,有何奇怪!”

    秦轩说的轻描淡写,但叶桐雨的瞳孔却在不断凝缩。

    第五帝界创下功法,曾平七大禁地,手中神灵之核破百万,探寻神之禁忌……

    不论是哪一句,都足以让叶桐雨心中翻起无尽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她凝望着秦轩,足足许久都不曾出声。

    一双眼眸内,静静的望着那一袭白衣。

    “看来,除却无上外,这世上当真不曾有人知晓你秦长青究竟经历了什么!”叶桐雨缓缓出声,她望着这葬帝陵内的天穹,“或许,无上也未必尽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手中浮现出一瓶丹药,“第一帝界最后的一瓶了,应该有助你疗伤。”

    秦轩望着那一瓶帝药,淡淡一笑,旋即打开,将那三颗大帝之丹尽数吞入到腹中,源种转动,在一点点炼化。

    “知晓又如何,不知晓又如何!?”秦轩微微一笑,“你要走的是你自己的路,至于我秦长青的路如何走,那与你干系不大!”

    “叶桐雨,这一世你入第五帝界还是有希望的!”

    他满是中肯道:“好好努力,说不准有一丝希望,能触我秦长青的一角衣袂。”

    叶桐雨眼角微微跳动,她转头望向秦轩,“你现在的身躯,还能胜我么?”

    秦轩眉头一挑,下一刹那,他背后乱界翼猛然展开,向葬帝陵内横行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该轮到我了!”叶桐雨喝声在这葬帝陵内响起,伴随着帝兵轰鸣,叶桐雨不断开口,向秦轩攻伐而去。

    “吊起来打我!秦长青,你之前可猖狂的很啊!”

    “来,你试一试挨揍的滋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是一个月后,葬帝陵外,天九圣关。

    此刻,在罗九统辖之下,天九圣关规矩森严。

    下一刹那,有一道身影落在了这天九圣关之上。

    秦轩一身白衣,一手负在身后,一手扛着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这女子凤冠霞披,满是羞恼,甚至愤怒。

    “秦长青!”

    叶桐雨咬牙切齿,她身上被不朽之锁囚困着。

    “叶桐雨,你何必做出这等神情!?你追了我八百亿里……”秦轩瞥了一眼肩上的女子,“那等畅快时,你可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放开本帝!”叶桐雨死死的盯着秦轩。

    四周,天九圣关内,不少生灵都看到了这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甚至,有天九圣关府的仙尊暴起,怒喝出声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一道声音便压住了关内生灵。

    自天九圣关府内,罗九踏步而起,她望着关上之人,震骇之余,脸上徒留敬畏。

    “半帝罗九!拜见青帝!苍天大帝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,响彻在这天九圣关内,旋即,天九圣关猛然寂静,徒留帝音绕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九圣关震动了,一尊尊生灵满是敬畏惶恐,跪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拜见青帝!苍天大帝!”

    秦轩在这天九圣关上,却是缓缓坐下,他拎着叶桐雨身上的不朽之锁,然后将叶桐雨吊在了这关上。

    他坐在关墙边缘,轻轻的打了一下叶桐雨的后脑。

    “说把你吊起来打,你不信!”

    “我秦长青一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言出必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