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现在……

????“倾皓早已今非昔比”

????文帝拍拍任筱筱的肩头,示意她不必担心

????“今非昔比?”任筱筱皱着眉头,“他这三年学会游泳了吗?”

????她怎么记得,君倾皓自从时候差点淹死在水里之后,对水是有心理阴影的

????当年她还逗他要不要学游泳,结果被他冷眼给瞪怕了

????文帝脸上的表情是苦涩,嘴角却忍不住上扬,“你这孩子,这紧张的时刻,也想让人发笑”

????文帝看着眼前的任筱筱,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!

????她有时候极为聪慧,有时候又有些憨傻的可爱,一时不察,当真容易被她给逗乐了

????只不过任筱筱现在没有心思逗乐,皇宫被君倾城给掌控了,君倾皓生死不明,她跟文帝被困在养心殿

????“父……”本来准备叫文帝的两个字卡在喉咙里,任筱筱低着头,神色黯淡了下来,“您知道,君倾城会怎么做吗?”

????老实说,到现在任筱筱都不了解对于自己和君倾皓来说,君倾城这个强劲的对手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!

????他的性格和心性,她竟都说不准!

????文帝眯着眸,咳嗽了两声,将身子缓缓靠在床榻上,“朕累了”

????“可是……”

????看着文帝将要闭上的双眸,任筱筱双手拽着被子,她还有好多问题想要问文帝的

????他现在要睡了吗?

????“王妃,跟老奴来吧!”冯有才拉着任筱筱,示意她先跟他出来吧

????“王妃,让皇上好好休息一番吧为了您和七王爷的事,皇上好几天没睡着了”

????冯有才哀叹了一声,眼中一片戚戚然

????任筱筱何尝不难过?

????只是现在,事情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糟糕的多

????甚至,早已脱离的掌控了,她又能……如何!

????“王妃,这大殿的门怕是出不去了,只得委屈王妃在软榻上歇一夜了,老奴在里面服侍皇上”

????冯有才贴心的替任筱筱铺好被褥,请她在隔断外的软榻上歇息一宿

????任筱筱皱着眉,“冯公公,这夜晚,怎么可能入睡?”

????这样动荡的时候,让她睡觉?

????她睡不着!

????冯有才像是早料到了任筱筱这反应,一个太监而已,冯有才眼中却泛着精明的光,“王妃想没精打采的应敌,还是神采奕奕的?”

????“应敌……”

????任筱筱呢喃了一句,冯有才已经回到文帝床边守着去了

????任筱筱仔细听见了隔断里面,文帝均匀的呼吸声

????他睡着了吗?

????任筱筱一颗心沉入胸腔中,身体软软的跌坐在软榻上

????她的身子已经十分困倦了,只不过大脑还一直运转的停不下来

????“没精打采的应敌,还是神采奕奕?”

????冯有才的话一直在任筱筱耳边回响

????咬着唇,任筱筱撑着自己的大脑,“不准想了!”

????冯有才说得对!

????他们这仗才刚刚开始打,她怎么能让自己累的站不起来了呢?

????睡觉!

????她只有有了精神,才有能力面对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!

????否则……她就注定了是输家!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