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9300 > 科幻小说 > 罪恶成魔 > 第四十九章 绸缪布局
    ()秦岳赶路的行程,多是枯燥无味的,多数是在赶路,少时走过些山林打打猎,搞点野味,换换口味。

    或者路过些城池,进的城来,搞上一桌好菜,来上一坛子好酒,独斟独饮,畅快自在,第二天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单人独骑,花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,秦岳终于赶到了杭州城外!

    杭州,古称临安,南宋时建为都城,繁华似锦,向来是个好去处。

    秦岳牵马进了城,一路上行人流连,笙歌处处。

    常言道: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

    如果来了杭州,没有去过西湖,那绝对是一大遗憾。

    秦岳自然不想错过,为自己留下遗憾,况且梅庄似乎就在西湖边上,关押任我行的地牢,就建在西湖之底。

    到得西湖之畔时,但见西湖碧波荡漾,云雾飘渺,垂柳拂水,景色之美,宛如神仙境地。

    “西湖之美,自然造化,鬼斧神工也,果然不虚此行!”

    牵着马,秦岳缓步于一条白玉长堤之上,四周并未有行人,让此处更显幽静,安宁。

    沿着西湖之畔,缓步而行,秦岳来到了一处颇为僻静雅致的所在。

    此处梅树成林,枝干横斜,绿叶茂密,想像那初春时节,梅花盛开之日,香雪如海,定然是人间美景。

    秦岳情不自禁的就入了林中,穿过一大片梅林,走上一条青石板大路,来到一座朱门白墙的大庄院外,行到近处,见着大门外的匾额上写着“梅庄”两个大字,旁边署着“虞允文题”四字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这里就是梅庄么?果然是个修身养性,颐养天年的世外桃源!怪不得,江南四友几人,躲在这里不肯出世,只一心看守着任我行。”

    对于梅庄之静美,就连秦岳都不得不赞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即使身到梅庄,秦岳也没有贸然前去叩门。

    而是按着原路返回了,对于如何取得吸星**,秦岳心中早已酝酿着一套计划。

    再说,正面闯进梅庄强抢,秦岳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本事,不说江南四友的实力,就是梅庄的两个奴仆,“一字电剑”丁坚和“五路神”施令威,秦岳也不一定有信心能敌的过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两人当初在江湖上,也是有些名声的,想来实力不差。

    秦岳信奉的原则就是,在实力没有盖压天下之前,能轻松用脑子解决的问题,就尽量不动手。

    是人,就会有弱点存在,只是区别在于,能不能善于发现缺点,利用缺点!

    而恰巧,江南四友在秦岳眼中,并不是毫无缺陷的完人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的缺点无限大,因为他们的优点,就是他们自身的缺点。

    老大黄钟公,好古琴,音律之道。

    老二黑白子,好棋,视绝世棋谱如痴。

    老三秃笔翁,酷好书法,见到名人字帖,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老四丹青生,喜爱丹青、好酒,常醉酒泼墨,妄想堪比画圣。

    有着这些明显的缺点,秦岳还愁找不到办法,敲开江南四友的大门?

    回到了繁华喧闹的杭州内城,让秦岳如坠梦中,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实在是这喧嚣的街市,和刚才梅庄的清静雅致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在杭州城中,秦岳选择了一家最豪华的客栈住下了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,秦岳都没有任何的动静,只是每天坐在楼下大堂,听着众人商人文士,江湖豪客各种吹嘘。

    当然,倾听的最多的,还是江湖上最近发生的大事。

    比如,福建福威镖局的林家,和川中的青城派干上了,本来江湖群雄都以为,福威镖局根本就不是青城派的对手。

    一开始,也确实如众人所猜想的那样,福威镖局死了不少人,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在坐等,福威镖局覆灭之时,林震南震撼出场。

    仅仅四招,青城四秀,闻名江湖的英雄豪杰,就成了青城四鬼,一众青城弟子,也是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听说,青城余观主大怒,已经亲自到了福建,准备登门拜访,决一雌雄,要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林震南,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!这些年根基雄厚,一旦修炼辟邪剑谱,就是厚积薄发,突飞猛进!”

    秦岳心中莞尔一笑,对林震南的表现很满意,林震南已经突破了秦岳给他设置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这颗布局的棋子,在未来,或许还能有更大的用处!”

    坐在板凳上,秦岳无视着四周嘈杂的环境,手枕着木桌,食指摩挲着鼻梁,心中考虑着。

    枯坐了两天,秦岳未得到任何令狐冲和向问天的消息,到是得知了下个月,衡山派刘正风,将要举办金盆洗手大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岳回忆了一下原着,令狐冲是金盆大会之后,得到了笑傲江湖的谱曲,带着曲非烟去了洛阳竹柳巷,才认识任盈盈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来的话,令狐冲和向问天,应该距离来救任我行还早,我到是可以从容的布置!”

    秦岳沉眉低目,暗自思索了一番,脑海中将整个计划细节,再次考虑了一遍,便离开了客栈,准备着手行动了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秦岳已经摇身一变,成了杭州城内,最大的古董字画行老板。

    至于,原来的老板去了哪,秦岳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古董字画行的老板,在秦岳付出了一笔不斐的价钱后,将店转给了秦岳。

    而秦岳自然是换了牌匾,重新开张大吉。

    秦岳为了布局,也是下了不少本钱,开张那天,大办流水席,全城皆可来吃。

    在秦岳遍洒黄金宣传之下,这样一传十,十传百。

    杭州城内上至官府衙门,下至贩夫走卒,都知道了万宝轩的老板,是一个来自京城的富贵公子,听说家世显赫,在京城朝堂之上,也颇有关系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万宝轩拜访之人,络绎不绝,甚至将秦岳的门槛,都要踏破了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秦岳送走了,最后一批来访的客人。

    关上了万宝轩的大门,秦岳搓揉了一下因为一直保持微笑,而差点僵硬的脸,深舒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唉,这迎来送往的真是麻烦!都是实力不足的原因,否则岂会如此麻烦,直接上门去抢就是了!”

    秦岳暗自的发了句牢骚,同时心中对实力的提升,也更加渴望了。

    “也快了,布局已下,接下来就该诱饵上场了!”

    站在万宝轩的大门背后,秦岳邪气的一笑,只是这丝笑容的意味,却让人真心发冷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