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安话语一出,中年和尚出招的同时面色急变,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望着季安有种见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这个军阀混战,帮派横行,佛、魔并立的大世界,想他少林寺为了积蓄实力和香火延续,多年来如乌龟一般缩藏隐匿。

    今次为瓜分巴蜀,佛、魔两方达成协议,趁着‘散真人’宁道奇来阻击‘天刀’宋缺之际,方丈看准时机,派他们十人来巴蜀联通佛寺同道准备先魔门一步打击巴蜀本土势力,以期多占领地盘,可万料不到,这般隐秘的事情竟然被此人一语道破天机!

    而且最令人惊奇的是,此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所用的少林绝技!

    此人是佛乎?鬼乎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满天绝招真气汹涌而来,只见季安嘿嘿一笑,右足蓦地一踏地面,方园五丈的地面似如波浪一般震动起来,同时劲风突起,遮蔽众人双眼,一道泛着电花,若有若无的青气罩自他身上骤然一闪而逝,形态竟似一支含苞待放的青莲。

    “中!”

    十个和尚佛衣飘荡,稳住将倒的身形,大喝一声,漫天劲气如排山倒海淹没了季安的身形。

    见季安正面中招,十个和尚均是面带笑意,心说即便你是大宗师在这汹涌澎湃的真气面前,也得重伤将死。

    “散!”

    然而令他们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,只听得季安轻喝一声,漫天劲风中一道璀璨的青光一闪而逝,所有的掌劲、指劲、腿劲等统统消散无踪,就好似微风吹到大山之上,全然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们,功法倒是纯熟,可惜真气差的太远!”

    季安背负双手,慢慢向前走来。

    随着他每踏一步,十个和尚的心脏就轰鸣一声,胸闷难言、气血翻涌种种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邪魔外道,我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一个年纪幼小的和尚面色潮红,实在难以忍受这种痛苦,猛然大喝一声,身形一闪,右掌挥起,顿时,一道金色掌印自他掌间飞出,掌印在前,肉掌在后,一前一后成链接之势,直取季安胸口。

    正是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的大金刚掌!

    “师弟,不可!”

    中年和尚急声大呼,但他师弟人掌齐出,已然晚了。

    此时即便知道不是此人的对手,但为师弟的性命,也只能拼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弟,摆阵杀敌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只见连同中年和尚在内的九名和尚身形攒动,忽左忽右,有前扑,有后跌,有跳跃,摆开一座极其玄奥的阵法,前后不一的杀向季安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大金刚掌可不是这般用的,让本座给你示范一下,见识见识吧!”

    眼见掌印就要拍到身上,季安摇头一笑,右掌猛然直竖胸前,霎时间,一股似如降魔金刚的意境自他身上蓦然而生,此时的季安好像一座金刚大山矗立在小小的庭院中,给人一种撼山易憾季安难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…不可能!形神、意境…统统兼备…这是大金刚掌的最高境界!”

    小和尚如见鬼神,满脸不可思议,其余和尚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此人怎么可能会少林寺的不传之秘?

    这还是邪魔外道吗?

    便在此时,只见金色掌印拍到季安身前一尺,但却进退不得,随即掌印泛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,便即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季安右掌一挥,携带着坚不可催的金刚气势,与小和尚的肉掌对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掌相对,无一丝气劲外泄,好似两个好朋友相互对掌一般。

    “可悟了?”

    “小僧悟了,多谢指点!”

    话声一落,小和尚面色一红,身体上一阵爆响,软软的倒在地上,浑身骨骼尽碎而亡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季安收回右掌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有真气支撑,但之前所会的功法境界都还在,尤其是佛门功法,得益于佛祖的“卍”印记,均已经达到天人合一之境,再凭肉身之力,使将出来比之前靠真气支撑威力还要大。

    “师弟,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邪魔,贫僧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看到小和尚的死相,九个和尚双目通红,催动全身真气,以阵法形势碾压而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流涌动,劲风呼啸,各种拳、掌、腿、指……直取季安周身各穴。

    “好了!都走吧!”

    季安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整个身躯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一个挥掌的和尚只觉眼前一花,仿佛看见一道腿影踢在胸口,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,飞跌到十丈外,落地之时,吐出一夹杂内脏碎片的血水,便即而亡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一名和尚大吼的同时,身形一软,只觉全身无一丝力气,双腿一软到在地上,临死前低头就见胸口一个焦黑的掌印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拳风凌厉之间,只见一根晶莹如玉的手指点在一名胡乱挥拳的胖大和尚眉心,瞬间,一口血箭喷出,身形一震,仰面倒在地上,眸子里只余满满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季安身形不断闪动,仿佛风中精灵,迅捷似电,带起道道眼花缭乱的残影,剩余的六名和尚根本扑捉不到他的影子,只能运足全身真气胡劈乱砍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闷响,只见一个瘦弱的和尚捂胸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……

    闷哼声不断响起,一名名和尚不断倒飞跌落,倒地之时,不是胸口坍塌而死,就是筋骨尽碎而亡。

    ‘轰’的一声,只见庭院内一面墙壁上凹出个人形印记,正是那个领头的中年和尚。

    他面色苍白,嘴角溢血,胸口不断气伏,显然只余几口气。

    “和尚,能否告诉本座还有那路寺庙前来巴蜀?”

    季安负手信步,缓缓来到他面前,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咳…施主到底是…为…为何会我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,而且还…还炼至最…最高境界?”

    中年和尚答非所问,双目闪着精光,显然是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季安微微一笑:“如果我说是佛祖那老头教的,你定然不信,可事实上却有这胖子的功劳。算了,看你也不会说,下了地府你问下阎君就明白!”

    说罢,放开收敛的气息。

    顿时,季安宝相庄严,脸上神彩飞扬,宝光流动,周身仿佛散发着若有若无的祥和金光,佛性气息逸散,衬托着他如佛祖降临人间!

    恍惚间,这些异像又消失无踪,这时的季安紫发披肩,额有莲纹,双眸血红,周身杀气盈盈冲天而起,搅动漫天风云,似如邪魔临世!

    “我…我看到了佛祖、邪魔…同…同在一人身上…天下要乱了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中年和尚双目圆睁,确是被季安的模样吓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“想不到连隐匿的少林寺都出现了,看来我这个小蝴蝶对整个大唐位面剧情影响不小啊!或许那个什么十三棍僧救唐王也会提前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季安负立在大雄宝殿房顶,衣袍飘荡,神思冥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云台寺的所有秃驴全部伏诛了…兄弟们…”

    这时,天残飞跃上来,禀报战果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让他们休息一会,轻伤包扎伤口,重伤着大夫全力救治,半个时辰后按地图标注去下家寺庙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整整三个月时间,巴蜀大地刀光剑影、血雨腥风,空气中充斥着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川帮、巴盟等五万多武功有成的人手在中华堡堡主季安的带领下,一间间寺庙被占领,一个个魔门分舵被铲平。

    季安旌旗所向,凡是抵抗势力统统血流成河、浮尸百里……

    三个月时间,杀的整个巴蜀为之静声!

    原本正来瓜分巴蜀之地的佛、魔等势力,闻之季安出现和他所做之事后,大部分吓的丢盔弃甲缩回老巢,整日惶惶不安!

    一部分不死心的势力在诸多宗师级高手的带领下冲向巴蜀,但还未进巴蜀,便在长江三峡一带被季安阻击。

    那一日,天雷轰鸣,电蛇舞动。

    季安独对千军与二十多名宗师高手,一掌拍出,排山倒海,宗师级高手如纸片一般毫无抵抗之力,便即血肉粉碎,散落一地;一脚踢去,劲风如刀,十多名先天高手如被大刀劈中,人断两截……

    季安仿似武神再世,各种刀枪箭雨统统对他无用,直杀的天昏地暗、血流漂杵、尸骨成堆,众豪雄疯狂逃窜,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,直至夷陵一带才止步,一清人马,只余百多人......

    自此之后,季安大名凌驾于中外三大宗师之上,称之为——杀神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