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9300 > 穿越小说 > 庶子风流 > 第八百五十九章:杀贼
    朱厚照的心凉透了。

    即便连没心没肺至他这样的地步,都感到了无比的凶险。

    一个正二品的左都御史啊,即便是朱厚照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人,掌管着言官,与各部的尚书平级。

    一个这样的人,现在被人揍了,而且以死相逼,会如何?

    若是这刘宇直接真来一个血溅当场,只怕整个朝野都会哗然吧。朱厚照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,凡事都要讲理,皇帝老子也得讲。

    何况现在刘宇话音落下,不少人已经跃跃欲试了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公义,都有对错,叶春秋错了,就该受到惩罚,若是到了这个地步,陛下还包庇他,这是什么道理。

    可能善罢甘休呢。

    见到这刘宇狼狈如此,站在班中不显山露水甚至有点儿不起眼的杨廷和眼中带笑,刘宇完了,他固然可以报仇,可是不要忘了,一个大臣,如此斯文扫地,狼狈到了乞求天子为他做主的地步,这样的人若是入阁,怎么能让人心服口服呢?简直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看陛下的脸色,显然是不愿惩处叶春秋的,这刘宇以死来威胁陛下,就算陛下屈服,他这入阁也成了痴心妄想,因为即便是廷推,择定了最后的人选,天子对廷推的结果也会有一票否决权,若是天子横了心讨厌这个刘宇,刘宇凭什么入阁呢?

    只是此时……杨廷和不露声色的看向叶春秋,叶春秋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大有一副打你又怎样的少年脾气,杨廷和忍俊不禁,这个叶春秋,看来也是完了,他们这是两败俱伤,不过……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,叶春秋虽是帮了自己的大忙,可终究……他只是一个棋子,既然只是棋子而已,自然……杨廷和不必在乎他的喜怒哀乐,杨廷和只在乎自己想要的结果,除此,一切都对他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朱厚照沉默了片刻,他看到许多熟悉的人大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心里就知道不好,根据他多年斗争的经验,这个时候若是对着干,真让这刘宇去死,接下来这大明的朝野一定会有无数人抢着要去死,到了那时,想要收场就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叶春秋这个家……好吧,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,首先得先缓和气氛,先将那些跃跃欲试的人稳住,不能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朱厚照后襟已经出了一身冷汗,这是很严重的问题,虽然他很狂野,很liuang,很胡闹,可是事涉到了叶春秋的性命,却不敢开玩笑了,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:“大胆叶春秋,你为何要殴打刘卿家。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他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至少作为天子的,表现出了公允的态度,使那些随时准备因这陛下包庇,而打算拼命的其他大臣暂时没有轻举妄动,他们狐疑的看着朱厚照,对于天子依然保留意见,却个个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至少,情况稳定了,当大家认为有了讨还公道的渠道,至少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朱厚照并没有觉得轻松,因为他知道事情还没过去,大家现在没闹,不是因为良心发现,只是等自己裁处呢,若是裁处的结果不满意,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该闹肯定还要闹。

    实在不成,就只好梃杖伺候了。

    不过你能打死一个人,依着这些家伙的性子,多半会有十个人跳出来,你打死了十个人,多半会有一百个人要拼命。到了最后,任何人维护叶春秋,都会成为天下人口诛笔伐的对象。

    头痛啊。

    朱厚照显然不是专业的选手,他顿感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叶春秋身上。

    有人脸上露出了惋惜,有人幸灾乐祸,也有人表现出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做出这样的事,天王老子都没法救的。

    你叶春秋也不是第一天进的翰林,难道不知道吗?

    可是叶春秋的表现,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    没错,他真的很平静,坦坦荡荡,甚至这少年的脸上,还闪露出几分天真无邪。他就像没事人一样,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这样的表情,让朱厚照很想揍他,朕已经没办法了,朕特么的都快疯了,你还是这副爱死不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叶春秋抬眸,目光清澈,他朗声道:“臣无罪。”

    无罪……

    满殿哗然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无罪,证据确凿,这么多人目睹你行凶,你还敢说自己无罪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啊。

    朱厚照吁了口气,至少叶春秋说的是无罪,若是他说自己有罪,自己还不知该如何收场呢,于是朱厚照立即打蛇随棍上,立即道:“嗯?事到如今,你还要狡辩?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心里其实很想说,如果你不惹出一点麻烦出来,确实算是干得漂亮,可惜……

    却见叶春秋面沉如水,他淡淡道:“陛下,臣本来就无罪,臣今日所为,乃是为了锄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满殿哗然,好啊,你打了人,居然还污蔑别人为奸贼。

    朱厚照又好气又好笑,因为叶春秋居然当真说的凛然正气,而且还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。

    却见叶春秋抬头,凛然正气道:“当今祸乱国家者,多为阉党,苍生黎民,不知多少人为他们所害,今朝弊病种种,也多出于此,阉党恶形恶状,罄竹难书,可谓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也。这刘宇老贼,就是阉党!我忝为朝廷命官,岂可坐视他败坏朝纲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……很耳熟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一旁老神在在着看热闹的杨廷和老脸猛地拉了下来,不对味啊。

    怎么好像这话,是自己对叶春秋说的……

    猛地,杨廷和脸色变了。(未完待续。)